画画的。
请勿在未私信询问的情况下将图片转载至他处,非常感谢。

  若木为茶  

忽然想起,有一次剪头发的师傅说起她的青春。

就像你这么大的时候,我当时人长得漂亮又早熟,隔三差五地逃学,和男孩子去摘山楂,去喝汽水,去打台球,过得那叫一个痛快。因为这个,被妈妈打过,被老师骂过,还被校长点名批评过,可是我到现在都一点都不后悔,那是我最高兴的时候,现在想来也很高兴。

说这话的时候,她手脚麻利地给我剪头发,衣服在发福的身材上勒出横纹,眼皮上眼影严重卡粉。她的儿子在店里一边很大声地吃面一边写寒假作业。

可是我有点羡慕她。我的校园时光安安静静,什么也没有发生,不论是这段对话以前很久,还是这段对话以后很久。

对话发生在六年前,当时的我坐在理发椅子上,要求剪学校要求的鬓角不过耳刘海不过眉的短发。

评论(3)
热度(91)
© 若木为茶 | Powered by LOFTER